<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大明:開局成為錦衣衛最新章節 > 255、玄武精血

    大明:開局成為錦衣衛 255、玄武精血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普玄可以說是死的最快的一位陸地真仙了。

        如果說林芒是晉升最快,最年輕的通天境強者,打破了記錄,那也普玄也算是打破了死的最快的記錄。

        即便是慧禪,出場時也是極大的震驚了一下眾人。

        慧禪出場的那一刻,給眾人的震撼力可謂是十足。

        畢竟,如今的江湖上已久不見到陸地真仙。

        武當張真人,眾人也只是只聞其名,在場眾人又有幾人能有資格得見。

        就算是大宗師,若非此次樓蘭古國一時,也不見得會出現這么多。

        這些可是西域,大明,蒙古眾多勢力上百年的積累。

        看似挺多,但分攤下來,其實真的不多,少之又少。

        如今來此地的大宗師,也都是世間有名的大派。

        因此,一位陸地真仙的現身,如何不令眾人震驚。

        能見到兩位陸地真仙交手,他們已是不虛此行。

        但普玄的死亡,卻也讓眾人拍手稱快。

        為什么?

        因為這王八蛋剛剛想殺了他們!

        那一幕他們不是沒有看見,跑來樓蘭古國秘境的宗師,都是有眼界,自然能猜出一二。

        若不是普玄死的快,他們的結果如何猶未可知。

        眾人仰頭望著天空,有種劫后余生之感。

        如今場中,人員減少了大半。

        一瞬間,眾人對于這些佛門的陸地真仙的感官便降到了極點。

        「普玄——」

        鏡面般的虛空后,傳來一聲悲凄的怒吼。

        比之先前慧禪死亡時,要更為憤怒。

        處于鏡面后的身影怒不可遏,宏大的佛音傳遍四方,猶如鐘鼓聲震蕩不休。

        那一瞬間,他身上的佛光綻放越發的耀眼奪目。

        「魔頭!」

        「此仇不共戴天!」

        震怒的咆孝隔著秘境傳遞而來。

        若是尋常佛門弟子,死了便也死了,但兩位通天境,這已不再是一件簡單的小事。

        何況,說到底,他與佛門弟子并不算多么熟悉,而普玄卻是他的師弟,二人間的情感遠超常人。

        林芒依舊神色平靜,五指微微松開,任由普玄破碎的頭顱碎片溢散于天地間。

        林芒隨意活動了一下肩膀,澹澹道:「知道嗎?」

        「只有無能的人才會咆孝!」

        「不過本侯倒是很喜歡這聲音?!?

        「禿驢!」

        「滾下來,受死!」

        「轟!」

        就在林芒話音落下的瞬間,天地間像是傳出了一聲音爆之聲,鏡面后的空間破碎,拉伸。

        「林芒!

        」

        佛光籠罩的身影再次怒喝,心中的怒火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點。

        林芒眼眸微瞇,望著天空,眼中多了絲期待。

        但很快,溢散的佛光又暗澹了下去。

        那尊身影并沒有如林芒所想的那般,從中走出。

        不知是他不能,還是不敢。

        四周觀望的眾人神色間多了絲異樣與驚疑不定。

        這莫非是怕了嗎?

        連陸地真仙也會怕嗎?

        說實話,不知為何,他們竟還隱隱有些期待這位陸地真仙再次降臨。

        林芒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其實他心中早就有所猜測了。

        斬殺普玄勝在出其不意,再加上他從佛門秘境中跨越而出,

        力量受限。

        自己有一身玄武真功加持,力量非凡,這才將其斬殺。

        同樣的手段,不可能再復制一次。

        要是這家伙真的沖下來了,那就未免太傻了。

        不管他是如何成為陸地真仙的,顯然都不可能真的是傻子。

        鏡面后,普厄怒瞪著雙眼,冰冷的眼眸中充斥著殺意。

        蒼老的臉上已無半分的慈祥之意。

        他們是高高在上的真佛,本以為只是解決一個微不足道的凡人,如今接連受挫。

        這讓他的心態有些失衡。

        普厄緩緩收回目光,沒有再放什么狠話,因為他知道那沒什么用。

        憤怒會讓他一時做出不理智的抉擇,但他不可能一直憤怒。

        普厄澹澹道:「施主,此事是我等冒昧了?!?

        「此次多謝施主愿意開放樓蘭秘境,此恩我佛門永記?!?

        這話并非對林芒所說,而是對剛剛聲音的主人。

        唐時,佛門曾經達到一個鼎盛,即便是西域之地,佛門亦有涉足。

        當初佛門傳道天下,威勢可謂無雙,這樓蘭之地,自然也有佛門遺跡。

        而此次開始樓蘭秘境,卻也并非佛門一己之力。

        只可惜,計劃終究趕不上變化,功虧一簣,反而助這魔頭突破通天境。

        林芒眼眸微瞇,神色間多了絲玩味。

        這老和尚夠陰險啊。

        這是打算挑起自己與此地主人的矛盾?

        「滾!」

        顯然,石像中的神秘聲音也聽出了普厄話語中的意思,語氣也不再客氣了。

        普厄深深的看了林芒一眼,輕誦了聲佛號,澹澹道:「林施主,此事貧僧記下了?!?

        若是他真的執意入此秘境,或許會步入普玄的后塵,他并不愿意冒這個險。

        懸浮于半空中的石像也隨之破碎,佛光徹底消散。

        林芒神色微冷。

        若非這秘境有所限制,他定然不會放任普厄離開。

        只可惜,如今的他力量還遠遠達不到張三豐的實力。

        隨著普厄的離開,事情似乎也落下了帷幕。

        眾人心中是如此想的。

        望著凌空懸浮于天空中的身影,心情無比復雜。

        嫉妒?

        這或許是每個人都有的心思,他們恨不得將林芒取而代之。

        無論這位武安侯名聲如何,但他的天賦,眾人卻也不得不承認,整個天下恐怕無出其右。

        然而,

        林芒接下來話卻是令眾人一顆心再次提了起來。

        「佛門的人跑了,是不是該算算我們的賬了?」

        林芒低頭俯瞰著石像。

        本來光芒即將暗澹下去的石像眼中陡然釋放出一縷紅光。

        「年輕人,凡事適可而止!」

        「莫非你聽不出他話中的挑撥之意?」

        石像中聲音也帶著幾分怒氣。

        林芒輕笑一聲,提著刀凌空踏步而來,緩緩道:「你還能與本侯講話,你以為是因為什么原因?」

        「但此次樓蘭秘境打開,佛門算計本侯,你敢說自己毫不知情嗎?」

        這石像中有人存在,這點他也是極其意外。

        在這之前,他并未察覺到。

        或許是因為那時的他還未晉入通天之境吧。

        另一點,也是因為樓蘭古國是消失于唐朝,距今極遠。

        即便是他,也是下意識的認為此地并無人存在。

        如今看來,這樓蘭古國

        的秘境還真有幾分非凡。

        沉默……

        這一次,石像中的聲音并未答話。

        佛門的算計,她的確是知情的,起初他并未放在心上,左右不過是一位天人境。

        三位佛門真佛降臨,她很難拒絕。

        但這位中原人實在太過驚艷,竟能連斬兩位佛門的通天強者。

        過了片刻,那道聲音再次響起:「你想如何?」

        「佛門勢大,有些事本王亦無能為力?!?

        這已經算是變相的服軟了。

        其實在此地,她并不見得就真的怕了此人。

        她懼怕的也只是佛門的力量,并非是普厄他們中的任何一人。

        只是有些事終究沒有必要。

        林芒沉聲道:「長生藥,飛升之秘,樓蘭寶藏?!?

        「你信這世上真的有長生藥嗎?」

        林芒調侃道:「或許你真的有呢?」

        長生藥不見得有,但延長壽命的辦法或許真的有。

        天地異獸——玄武!

        眾所周知,玄武以壽命悠久著稱,而他手中龜甲在此地時異常,這里必然是留有什么。

        至于飛升之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慧禪他們也算是「飛升」了。

        這些秘境是極其特殊的,就以這座樓蘭古國的國都遺址來說,已是極其非凡,稱得上一個小世界。

        單從元氣的含量來論,遠超俗世。

        但秘境又是屬于這個世界的產物,所以也不算是真正的飛升。

        石像內的聲音沉默片刻,嘆道:「并無長生,就算真的有,以你的天賦,也不會選擇這條路?!?

        「罷了?!?

        「此物既然來源于你漢人,終究也不過是物歸原主?!?

        話音一落,巨大石像雙眸中的兩顆鮮紅寶石逐漸脫離,飛向林芒。

        林芒并未伸手去接,而是以精神力控制其懸浮在身前。

        當精神力延伸入其中的那一刻,神色勐的一驚。

        「這是……」

        在這寶石內,蘊藏著一股極為純凈的力量。

        這寶石內的氣血波動異常明顯。

        他能感受到身體深處最為本質的渴望。

        玄武精血!

        瞬間,林芒便猜到了這東西。

        怪不得先前玄武龜甲會發燙,原來是與玄武精血有感。

        這時,石像內的聲音緩緩響起:

        「此物乃我樓蘭朝貢大唐天子時,大唐天子所賜,你應當明白它的價值?!?

        林芒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這精血可并非來源于天人境的玄武,其中蘊含的力量恐怕在通天境中都相當不弱。

        對于普通人來說,這玄武精血與長生藥還真沒什么區別。

        「至于寶物……」

        石像內的聲音頓了頓,平靜道:「那宮殿內是我樓蘭所藏之寶,你若需要便拿去吧?!?

        樓蘭都已消亡于歷史長河中,寶物于她而言,也沒什么用了。

        「不過此物不詳,我樓蘭因它而滅,希望你考慮清楚?!?

        林芒一把握住兩顆寶石,澹澹道:「那就不是你該考慮的事了?!?

        隨即落下,看向唐琦等人,吩咐道:「讓弟兄們搬東西?!?

        「記住,替人家打掃干凈點!」

        先前戰斗時,他就以先天罡氣護住了唐琦等人。

        這些人他培養不易,可不想就如此折損了。

        唐琦咧嘴一笑,認真道:「侯爺放心,一定清理干凈?!?

        侯爺什么

        意思,他自然清楚。

        錦衣衛出手,保證一針一線都不會留下。

        在這一點上,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無它,唯手熟爾!

        躲在遠處的眾人望著這一幕,內心極為震驚。

        這算是逼得另一位陸地真仙服軟了嗎?

        今日的一幕,令他們大開眼界。

        看著錦衣衛毫無顧忌的搬運宮殿內的寶物,眾人嫉妒的眼眶泛紅。

        其中有許多可是源自于唐朝的珍惜古物。

        許多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

        看著錦衣衛搬出一顆人頭大小的珠子,眾人的眼神瞬間直了。

        在場的除了幾位大宗師,其余人終究還是免不了凡俗。

        任何練武的材料,功法,都需要錢財購買。

        若是他們能得到這批寶藏,整個家族門派數代都不用愁了。

        雖然很心動,但此刻還真沒幾個人敢將內心想法付諸于實踐。

        他們甚至不敢再多看兩眼。

        看著一箱箱財寶從宮殿內搬出,眾人早已心痛的無以復加。

        即便是早沉寂下去的石像,此刻也不由再次出聲道:「你是想連本王的宮殿都一同搬走嗎?」

        林芒頭也不回道:「那倒不用?!?

        眾人嘴角抽了一抽,默默相視一眼,誰都沒有說什么。

        主要是不敢。

        尤其眾多來自大明的江湖人,從今日起,這以后的江湖人怕是永無翻身之地了。

        除非江湖上能再出一位陸地真仙。

        但如今少林覆滅,道門向來不插手江湖俗事,海外三島遠離中原,四城早已經不知所蹤,江湖早已不再是曾經的江湖。

        甚至許多人心里已經產生了投靠的想法。

        若僅僅是一位大宗師,或許他們還不至于如此,但如今武安侯可是一位陸地真仙,如果能得其指點,必然受益無窮。

        以前江湖眾人,人人大罵音波門唐榮毫無節氣,甘為武安侯門下走狗,如今再看,卻是那么令人羨慕。

        足足過了兩個時辰,眾人才將宮殿內的所有寶物搬出。

        幸好這次林芒帶來的人足夠多,又都是武者,不然他還真得考慮如何將這么多寶物帶走。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

        光在緩緩消散著。

        看著遍地的風沙,眾人神情一陣恍忽。

        世界的神奇,令許多人都為之驚嘆。

        對于眾人來說,秘境是他們從未觸及過了一個領域。

        一步之遙,卻好似兩個不同的世界。

        今日的一幕,更是給了他們極大的沖擊。

        林芒隨意的掃了眼眾人。

        一瞬間,在場眾人呼吸都仿佛凝滯了,神情緊張,冷汗直冒。

        他們很怕這位武安侯大開殺戒。

        氣氛有些凝重。

        不過他們卻是想多了。

        以林芒如今的身份與實力,也懶得去理會他們。

        除非真的有人不開眼。

        林芒一步躍上貔貅,澹澹道:「走吧,回京!」

        此次樓蘭一行,對他而言,可謂是收獲頗豐。

        一眾錦衣衛攜帶著寶物,紛紛翻身上馬。

        策馬疾馳!

        直到錦衣衛離去,眾人這才松了口氣。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大明:開局成為錦衣衛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