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捍天最新章節 > 第80章 攤牌

    捍天 第80章 攤牌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信上所說此人確實是周捍北,因當初那場戰役同季如風逃往大漢,期間結識很多人,直到在混亂之地消失后,之后的消息一概不知。至于怎么活下來的,期間經歷了什么,怎么成為禁地少主的,也是不知緣由。

        很快來到約定好的時間,緊那羅已經早早來到周捍北門口等著。

        “七皇子昨晚睡的可好?”

        “不勞你費心,走吧?!?

        緊那羅似笑非笑,感覺話里有話,看你昨天急匆匆丟下迦樓羅去今古樓,想必知道自己的手下被抓了吧,看你能穩到什么時候。周捍北對她依然如之前的態度,帶著黎心蘭走了出去。

        馬車之中緊那羅一直在試探著周捍北,更加讓周捍北做實他們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奈何周捍北一句“你不夠格”阻止緊那羅繼續試探,意思是想要我承認,得你們梵天殿下來。

        片刻功夫后,來到一座氣勢恢弘的府邸前,下了馬車周捍北整理了一番儀容,背著雙手目不斜視的走了進去,盡顯一副上位者的姿態。

        宴會設在大殿之中,擺了幾張茶案,上面坐著幾個不認識的人,而周捍北唯一認識的摩睺和迦樓羅都不在。

        上位一男子,頭發隨意披散著,那雙丹鳳眼微瞇,顯得是那么妖異。慵懶地半躺在座位上,享受著侍女的服務,陰柔蒼白的臉頰上,嘴角撇向一邊,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梵天殿下了。

        在看到周捍北進來時,眼睛露出一道精光,終于見面了。梵天左手兩個位置坐著兩名男子,右手則是一名女子和緊那羅。

        “殿下,七皇子已經帶到?!?

        “嗯,七皇子遠道而來,請入座,開席!”

        梵天伸手虛引,邀請周捍北和黎心蘭坐在他對面。等到周捍北二人坐下后,宴會正式開始。

        “子由殿下,我來為你介紹一下……”

        左手第一位名為天王,乃天眾首領,也是梵天的親衛。實力為八部之首,一身黑衣,身材修長略顯清瘦,但也能感受到隱藏在身體里那強大的能量。

        第二位名為阿修羅,是梵天手下戰斗部隊統領,扎著高高的武士頭,臉上有道長長的疤,渾身爆發的氣勢有著很強的侵略性。

        右手第一位就是夜叉了,作為梵天手里的情報頭子,地位很高,半個臉龐覆蓋著大片火紅的胎記,不難看出如果沒有這胎記,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人。但是夜叉毫不在意別人的看法,頭發高高盤起,沒有遮掩的意思。

        介紹完幾人對著周捍北點點頭打著招呼。

        “緊那羅就不用介紹了,相信這幾天你們也認識了?!?

        “不知怎么沒見迦樓羅和摩睺二人呢?”

        “他們犯了錯,接受懲罰去了?!?

        梵天意味深長的說著,周捍北也暫時不清楚為何他們會被懲罰。

        “別的先不說,敬你一杯,兩個手下給你添麻煩了,多謝你的照顧?!?

        “應該的?!?

        梵天舉起酒杯一口悶了下去,周捍北淺嘗即止??匆娭芎幢睕]有喝完杯中酒,嘴角撇向一邊,沒有多說什么。

        “子由,此番請你來,還有些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就是當時他們追的那女人,你覺得她還有什么古怪之處嘛?”

        “那到看不出來有什么古怪之處的?!?

        “哦,你們同樣是階下囚,算是同病相憐的人,應該給你說了一些別的吧?”

        “哈哈哈,殿下說笑了,我和你兩個屬下是合作關系,你覺得那女人會給我說什么?”

        周捍北雖然從迦樓羅口中得知他們可能查到大周了,但并沒有說出來,也是怕再次讓迦樓羅受罰,同樣梵天之所以這么問也是想看看周捍北同姜如愿是否有著一些關聯。

        “昨夜捉住一人,說是來接他們少主的,我還在想哪位大人這么閑情逸致跑我們這了,原來是你啊,周捍北……這么叫你對嘛?”

        到這一步了,梵天也沒有什么想問的了。便準備攤牌了。該來的始終會來,周捍北也沒必要藏著了,別人都明說了,那就大方承認。

        “既然你們都知道了,好吧,梵天兄,是我!”

        “哈哈哈……果然是人杰,在敬你一杯!”

        也不知道梵天這是鬧哪一出,看他仰頭痛飲一杯,這次周捍北也是一口灌下。

        “啪……”

        梵天一下摔碎酒杯,指責周捍北故意隱瞞身份,意圖不明,還殺了附屬國大荒的皇子。周捍北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全然不慌。

        “怎么,梵天兄可是要報仇?”

        氣氛突然劍拔弩張起來,全場只有阿修羅一人氣勢猛漲,大有不服就干的架勢,其余人都泰然自若的呆在自己的位置上。黎心蘭在一旁也是準備隨時動手,被周捍北勸在一旁。

        “你來我西疆殺人,我難道不該過問?”

        “那你指使大荒進攻我大燕,我不能復仇?”

        “好了,別說那么多廢話了,都是立場不同,在各自的立場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周捍北此時也不想跟他們扯那么多了,就想盡快的讓他們把小刁放了,該了解的周捍北已經了解夠了,希望能讓他看在禁地少主的份上,大家能相安無事最好。

        但是梵天卻對他很感興趣,問他當時是不是就想好了用假身份為了之后能順利報仇?周捍北只說那是被迫而為,順勢做的一件事,當時所做一切都是為了保命。

        “最后一個問題,你跟白雪什么關系?”

        “她是我干娘,問完了可以先把人放了吧?”

        “哈哈哈……你錯了……”

        此時梵天笑的有些瘋癲,周捍北不明所以,話音未落只看見座位上的梵天慢慢消失不見,原來是速度太快留下的殘影。只聽周捍北悶哼一聲,被一巴掌扇飛。

        黎心蘭剛要有所動作,阿修羅那暴虐的氣勢如火山爆發一樣,勢大力沉的一拳轟向黎心蘭。見對方來勢洶洶,黎心蘭果斷避其鋒芒,閃身躲開。

        “大詛咒術,虛弱!”

        “金角迷霧!”

        在后退的同時,又祭出陰陽金角蠶釋放幻術迷霧。試圖逼退準備繼續進攻周捍北的梵天,一個人同時應付兩個人,而且修為都比她高,明顯有些吃力。

        “雕蟲小技……什么?”

        阿修羅作為生死境圓滿,小看了九黎族的強大之處,顯然這會已經發現問題所在,只見他的動作越來越慢,慢慢的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原來中了黎心蘭的虛弱蠱,蠱蟲鉆進身體里不斷侵蝕著靈氣。你越用靈氣,被吞噬的就越快。

        而梵天在第一時間伸手一揮,那片幻術迷霧就消散而去,黎心蘭哪里是他對手,直接被扼住喉嚨,臉色漲的通紅。

        “放開她……”

        剛剛起身的周捍北想要去制止,便被不知什么時候出現的天王一腳踩在地上,無法動彈。那解脫境的力量爆發開來,壓的周捍北說不出來話。

        “別掙扎了,想要他活命,趕緊收了你的蟲子?!?

        梵天松開手對著黎心蘭說著,示意她解除阿修羅身上的蠱。黎心蘭擔心周捍北,只能聽從梵天的話。而后天王也放開周捍北,任由他們二人呆在一起。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不怕禁地報復?”

        “嘿嘿嘿……你覺得我會怕?不要以為有白雪背后支撐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樣,哪怕白靈來了我該動你你也跑不了!”

        看著眼前梵天陰晴不定的臉上,根本想不通他為何這么做,這詭異的性格真的叫人很難猜透。反正就是別激他,他是真的會這么干,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那你想怎么樣?總不會因為我報復大荒你這樣對我吧?”

        “呵呵,這也算是一個很小的原因吧!”

        “那還有什么原因?”

        “別著急,等我玩夠了你就知道了?!?

        梵天臉上那近乎扭曲的笑容,邪性十足,整個人陰沉的可怕,這種病態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了。

        “哈哈哈,你喜歡玩是嗎,你把他們放了,我慢慢陪你玩,敢嗎?”

        梵天又被周捍北突然的笑聲給搞蒙了,不明白剛剛還是像被宰的羔羊一般,現在畫風突變,一切生死看淡,誰慫誰先死的態度。

        “怎么樣,敢嘛?”

        “呵呵,好,就依你……”

        安排手下放掉小刁和黎心蘭,但是心蘭哪里肯離去。

        “你走了我才沒有后顧之憂,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相信我,還有你不走怎么幫我去報信,他不是說不怕禁地報復嗎,那看看他到底怕不怕?”

        周捍北故意說的很大聲,除了安慰黎心蘭讓她放心,同時也在震懾他們,你們要是真敢亂來,那我們沒有別的顧忌的了。

        “捍北哥哥,你要小心啊……”

        “沒事,記得去今古樓把老刁喊上……”

        黎心蘭忍住眼淚,依依不舍的快速離去,看見她離去,周捍北如釋重負,再次抬頭看向梵天,意思是我去搬救兵了,有什么招你就先出,看你能玩出什么花來。

        “嘿嘿,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同意放他們離開……哈哈哈”

        “趁他們沒來人,緊那羅人交給你了,別玩死了……”

        “這下是真的有趣……”

        “太刺激了……”

        梵天又開始喋喋不休,自言自語起來……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捍天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