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開局挨揍一百次,我覺醒天生霸體最新章節 > 第二百四十四章:別讓我失望

    開局挨揍一百次,我覺醒天生霸體 第二百四十四章:別讓我失望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筷子都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連曲笑寒都有些意外。

        藍奉月的能力她是知曉的,在五毒里,藍奉月可以說是一手遮天,大事小事都逃不過她的眼睛,畢竟當年可是天賦異稟的五毒圣女,不管是練蠱還是修武,都可以跟天才兩字掛鉤。

        之后圣女接手五毒,將五毒帶領向了更高的高度,可以說若是沒有藍奉月,或許五毒在十幾年前就應該被天地盟滅門了才對。

        可如今,這個圣女既然毫不避諱的直接說了五毒要遇到大-麻煩了,顯然是遇上了連她自己都不能解決的事情。

        這讓古小天回響起了在大霧里聽到的一陣響動,起初他并沒有太在意,或許只是什么蛇蟲閃過而已。

        但現在看來,那陣響動不像是蛇蟲閃過的聲音,而是像人。

        古小天停下筷子,問道:「藍掌門,我多嘴問一句,五毒的沼地平常會派人看守嗎?」

        藍奉月搖搖頭,「不會,沼地中的毒霧就是防人用的,一般的武者都難以通過,況且五毒之中任務還算繁忙,也抽不出什么閑人去看守沼地?!?

        古小天連忙說出了自己在沼地聽到的詭異響動。

        藍奉月抿了抿嘴,沉思片刻。

        「此事在議,先帶你們去看看于歸?!?

        來到住房處,于歸此時正在照顧蘇瀟瀟,蘇瀟瀟的氣色明顯比先前好了不少,臉也變得有些紅潤。

        雖然這一身的真氣是難以復原了,但是命算是保下來了。

        見到曲笑寒來,于歸并不意外,但是對藍奉月的眼神卻有些敵意。

        藍奉月并未往心里去,她知道于歸一直看不起她們這些下蠱用毒的,但畢竟都是八荒之中的人,幫忙還是要幫的。

        公是公,理是理。

        見死不救,藍奉月干不出這樣的事來。

        于歸突然質問道:「藍奉月,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若是不說清楚我師妹為何忘記了全武會的事情,若我能有命回去,定叫人來攻打你的五毒?!?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望向了藍奉月,蘇瀟瀟竟然對全武會的事情一點都記不得了?

        也難怪于歸會有敵意了,萬一就是藍奉月從中搞得鬼,倒也說不準。

        可藍奉月卻是一臉的冤枉,這件事她已經跟于歸解釋了不下十次了,可于歸到頭來就是不相信她。

        藍奉月只好從頭到尾的在解釋了一遍。

        「自于歸帶著蘇瀟瀟來后,我便親手幫助她取出蠱蟲,只是這蠱蟲已經深入腦海,我也是日夜研究先祖們留下的書籍,才找到了解除之法,取出蠱蟲之后,這蠱蟲我原本打算培養起來,以觀后效,可僅僅就是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蠱蟲就死了,這之前我只在一本書籍之上看過,說是有一種蠱蟲,進入人體能控人心神,讀人記憶,若是取出,蠱蟲會馬上死亡,那部分的記憶也會消失?!?

        說著,藍奉月還真掏出了一本書籍,連忙翻開到折角的位置,拿給眾人看。

        幾人看過后,確實與藍奉月口述以及記載中的無異,確實是會有這個癥狀。

        藍奉月繼續解釋道:「我所擔心的也正是如此,這種蠱蟲自我們加入天地盟后,全門上下都禁止在培育了,更何況極少有人知道這種蠱蟲培育的方法,所以我才會說五毒有麻煩了?!?

        聽著來龍去脈,古小天大致能想明白一些事情原委。

        一切的源頭,還應該是源于全武會,在全武會中就有這一位培養蠱蟲的高手,或許就出自五毒,而且當年的輩分應該不低。

        可是根據藍奉月回憶,能看這本書籍的人,除了現任在職的兩位長老以外,就只有先祖了。

        先祖早皆已過世,那剩下的就只有兩位長老加上藍奉月自己了。

        藍奉月自己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那就只剩下兩位長老了。

        可這兩位長老平日都不會來取書籍,都本本分分的做著自己的事情,更是讓藍奉月頭疼不已。

        古小天問道:「也就是說,你懷疑你們之中有內鬼?」

        藍奉月只能往有內鬼這個方向去想,可是排查了許久,依然沒有抓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這種因素極其不穩定,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個內鬼就會跳出來,而等到那個內鬼跳出來的那一刻,五毒或許就會遇到大-麻煩。

        現在的五毒可是藍奉月的心血,她是萬萬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藍奉月稽首行禮道:「諸位,依靠我自己查是查不出內鬼了,但我懇請各位,在這段時間里,盡量幫我找尋內鬼,若是能查出內鬼,做實他的身份,我必有重謝!」

        又是一個麻煩,又是一個委托。

        古小天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一種,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麻煩的怪病。

        不過,他游歷江湖,為的也不就是這些事情?

        古小天拱手道:「藍掌門不必客氣,這事我會認真幫你去做?!?

        ......

        養蠱殿之中。

        在養蠱殿后處,方士蜂在此盯著幾位弟子,時不時還會上去指點一番,等到養蠱殿之中來了另一位人后,幾位弟子紛紛停下了手里的事情,齊刷刷的稽首行禮道了一聲枯長老。

        枯長老的年紀比方士蜂和藍奉月都大了不少,已是滿頭銀絲,穿著一件黑袍,黑袍蓋過頭頂,人也有是彎腰駝背,正拄著一根拐杖慢慢的挪著腳步走了過來。

        枯長老真名到底是什么,或許連他自己也忘記了,只知道他另外一個名字,枯毒。

        枯毒走到方士蜂身旁,竊竊私語了幾句,方士蜂突然震驚了一下,又連忙被枯毒按住了情緒,拿著拐杖指了指遠處的一個書架,「暗室里一敘?!?

        隨后,就先一步走了過去。

        等到枯毒進去后過了一些時間,方士蜂才找了機會,脫開身來,來到暗室。

        暗室里,只有幾盞微弱的燭火,枯毒正拄著拐杖站在一堆蠱罐面前,等到方士蜂進來后,才發出沙啞低沉的聲音道:「坐吧,小方?!?

        方士蜂和枯毒正是五毒現任的兩位長老,不過方士蜂才剛坐上這個位置沒幾年,相比起枯毒,他的輩分要低不少。

        枯毒屬于是見證了五毒興起衰落在興奇的角色,在門派之內的地位極高。

        而方士蜂則不同,他也是近幾年才被藍奉月提拔上來的,以前也就不過是一名稍微能說的上一點話的弟子而已。

        方士蜂小心翼翼的只坐了半個屁股在椅子上,開口詢問道:「枯長老,剛剛您說的話,可屬實?」

        枯毒掀下蓋在頭頂的黑色兜帽,盯著方士蜂,暫無言語,仿佛想通過方士蜂的眼睛看穿一些什么東西一般。

        剛剛他與方士蜂說的正是五毒出了內鬼這件事情。

        不光是藍奉月,枯毒也已經察覺到了五毒之內存在內鬼,目前嫌疑最大的無非就是方士蜂,剛剛所說的皆是試探。

        想試試方士蜂的彈性。

        現在看來,方士蜂應該是不知道此事。

        但這樣論起來的話,道理就說不通了,他枯毒是不可能背叛五毒的,藍奉月之前貴為圣女,后接手掌門,對五毒有極大的貢獻,若是她要背叛五毒,那更完全說不通。

        枯毒起身,取下一個蠱罐,在方士蜂面前打開,詢問道:「這蠱你可識得?」

        蠱罐里,只有一只通體碧

        綠的蠱蟲,不過食指這么長,此時蠱罐被打開,正反應激烈的在蠱罐之中扭動著。

        一般弟子是看不出什么門道的,蠱蟲大多以通體全黑為主,通體碧綠的蠱蟲倒也不是沒有,只是這種蠱蟲的生命力比較弱,不能見光,極難培養。

        但只有境界強一些的弟子,或者像是方士蜂這樣級別的人,才能看出里面的門道。

        方士蜂拿起一根小竹簽,小心翼翼的挑動了一下罐中的蠱蟲,蠱蟲被翻了個身,蠱蟲的肚上呈現出一抹紅色。

        方士蜂沒拿穩手中的竹簽,有些驚訝道:「這是……一點紅!」

        這一點紅可是禁蠱,原因就在于其強大的吞噬能力,只要進入人體,不出半月,便能將人體內的內臟吞噬光,之后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依然會保持人樣,但卻聽蠱師調令。

        枯毒毫不避諱道:「這是我從一名弟子身上取出來的,這名弟子先前跟你來往甚是頻繁,不妨解釋解釋?」

        方士蜂被嚇的直接從凳子上摔了下來,一副慌張模樣,連忙雙膝跪地,狠狠的磕了一個頭道:「枯長老,我對五毒的忠心,日月可鑒!平日與我往來的弟子甚多,不可就因為這一點懷疑到我的頭上??!」

        枯毒信了一半,也沒全信。

        活到他這個歲數,見過太多的爾虞我詐了,演技強的人他也見過,所以有些話只聽一半就可以了。

        枯毒揮了揮手,「起來吧,只是給你看看而已?!?

        說完,枯毒就取起竹簽,一把插入蠱蟲腦袋的外置,原本還在劇烈扭動的蠱蟲終于是消停了下來。

        方士蜂起身后,略顯慌張,低著個腦袋,任由頭發蓋過眼睛,沉默不語。

        枯毒見也在問不出什么話來,只是擺擺手道:「罷了,若你真是對五毒忠心,就多做一些貢獻,也暗中觀察一下,到底何人在內部攪動,別讓我失望啊,小方?!?

        方士蜂小雞啄米的點頭,連連稱是。

        等到方士蜂離開后,枯毒望著方士蜂的背影,取出桌下早就藏好的一張草紙,在上面有許多人名,有些人名他已經畫上了勾,有些則畫上了叉,唯獨方士蜂后面還空著。

        枯毒想了一會,最終還是畫下了一個問號。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開局挨揍一百次,我覺醒天生霸體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