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網游:我是全職業玩家最新章節 > 第七百二十一章:禁忌之術

    網游:我是全職業玩家 第七百二十一章:禁忌之術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陳天和邪吞天看著對方,邪吞天對陳天的恨意可以說如同滔滔不絕的海洋,海洋有多大,恨意就有多大,不過并不是無邊無際的恨意,他在心底里還是知道當初那樣子做的理由,陳天是為自己做出瘋狂的決定下定決心將自己封印的,當初自己也是自愿被封印的,但錯就錯在這里他將自己封印足足幾個紀元的是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一個人孤獨生活,這種感覺讓他痛恨起來陳天。

        經過時間的推移現在的邪吞天已經忘記以前對陳天的敬佩有的只是恨意,他想要殺掉對方,邪吞天的身體上下氣勢磅礴展露,周圍結界開始出現裂痕,陳天雙眼一睜,裂痕瞬間修復這一場交鋒是陳天獲勝,陳天不可能讓邪吞天的氣息走出結界,在結界外面可是百萬修煉者,這要是同化感染,陳天一個人對付邪吞天就很吃力加上百萬修煉者一起出手,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危機。

        邪吞天的實力要比封印的時候還要強大,這點陳天從邪吞天的氣勢中就看出來,陳天做好和邪吞天兩敗俱傷的準備,這個形態下的陳天還不是邪吞天的對手只能這樣子說,陳天和邪吞天同時邁出步伐,兩人的身前空間爆炸連連,兩人的身影沒有動彈,在這期間陳天和邪吞天的戰斗已經打響,雙方的速度超過時間空間,只有兩人看的到的戰斗出現。

        在別人眼中陳天和邪吞天只是站在原地然后在他們兩人的中間空間震動幾下一樣,一些修煉者看到這里驚訝連連,因為他們的實力不凡自然抗一看出來陳天和邪吞天的實力,兩個人的實力已經超過他們太多太多,甚至有一些老一輩的修煉者都有種退堂鼓的意思,畢竟他們的壽命廖剩無幾陳天的實力如此強大,他們要不要離開,這些寶物就不爭取了吧。

        在性命面前任何寶物都是徒勞的,只要可以活命誰不愿意活下去,更何況他們的壽命本來就沒有多少,招惹陳天這等怪物他們敢說自己都不是陳天的對手,此時的陳天根本和他們不再一個層次。

        很多老一輩修煉者在人群中靜靜看著,陳天和邪吞天的戰斗激烈碰撞,陳天的拳頭霸道,百獸拳加上陳天的拳意威力更是提升數個檔次,甚至百獸虛影栩栩如生,陳天在幫青云完善百獸拳,陳天對武學的領悟能力很強,陳天之前觀看青云戰斗的時候就知道青云的百獸拳并不完善,此時此刻陳天和青云共用一個身體,對武學領悟能力全身的屬性都是共享,在陳天體內的青云看著陳天施展出來的百獸拳遠遠超過自己施展的,瞬間進入領悟狀態,靜靜看著陳天的拳頭。

        對于戰斗的主導權青云沒有任何想法,畢竟融合在一起是陳天想出來的辦法,自己也不熟悉融合之后的狀態,陳天不一樣,看樣子陳天經常使用融合,陳天占據主導權對戰斗是有利的,青云占據身體主導權一方面不熟悉這個樣子,另一方他對陳天不是很熟悉。

        陳天很神秘,竟然知道眼前這尊邪靈族的來歷,甚至好像關系還不一般,不過陳天不說青云也不會多問。

        陳天和邪吞天拳頭和爪子碰撞,陳天的拳頭連續揮出,邪吞天的手臂左右大開大合爪子直接將陳天進攻甩飛,陳天的雙臂猶如宇宙中最堅硬的鋼鐵一樣,雙臂碰撞之間鋼鐵被捶打的聲音響起,仔細看陳天的手臂出現一層銀色的臂甲,臂甲光澤亮麗,閃閃發光,整個外形就好像是一面盾牌。

        陳天還是有自己的武學和青云所擁有的武學進行融合產生的招數,陳天的雙臂強度直接提升數個檔次。

        陳天的雙臂左右開弓,一拳揮出,猛虎呼嘯,奔襲而出,一往無前的氣勢加上那股莽勁讓周圍的空間隱隱晃動。

        這一拳是陳天完善的猛虎拳,百獸拳記錄百獸的習性創造出來的,這道猛虎拳是陳天根據神獸白虎的氣勢特點進行完善的。

        白虎作為神獸執掌萬千虎類一族,在白虎之下的血脈

        都是衍生個體,白虎有絕對壓制的能力。

        在白虎之上還有圣象,白虎不過是圣象身上的精血凝聚而出,圣象面前,白虎臣服,萬千虎族跪拜。

        陳天見過圣象,但圣象的特點不適合猛虎拳,白虎一族的特點倒是符合,陳天直接將自己的見解融合在猛虎拳當中。

        猛虎出山直奔邪吞天,邪吞天的手中爪子浮現出淡淡的氣息,氣息纏繞爪子上,爪子探出直接伸直,猛虎虛影撞擊在爪子上,邪吞天的身軀只是一晃,沒錯就是晃動一下陳天的猛虎虛影直接消散開來,化作光芒進入邪吞天的體內。

        陳天看到這里并不在意,邪吞天的能力陳天很了解,陳天只是幫青云完善百獸拳,百獸拳的威力對陳天來說可有可無,反正雙方都在試探對方,陳天不著急暴露自己的手段和實力。

        使用青云的手段足夠,邪吞天將吞噬能力凝聚在爪子上讓爪子擁有吞噬之力,陳天的攻擊會被一點點吞噬,還好吞噬的力量不會化作邪吞天的能量只會提升對方的境界。

        對于現在邪吞天二樣,這點能量和一滴水沒有區別,他需要升級的能量實在太多,更何況吞噬有限制并不是無限制的吞噬,是有上限的超過上限自己身體會撐不住強行爆炸。

        陳天和邪吞天都清楚,至于陳天為什么沒有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對付邪吞天是因為陳天不知道現在對方的吞噬上限是多少,自己第一世身的時候是直接鎮壓對方,那時候自己的力量可是宇宙頂點,邪吞天不過是一個渺小的螞蟻,隨手鎮壓。

        這一世狀態不一樣,陳天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并且不清楚邪吞天的吞噬上限,不敢輕易出手,畢竟沒有達到對方上限就進攻那是浪費能量,陳天體內的能量和邪吞天相比是多出很多,可邪吞天吞噬能量可以提升境界,境界一旦提升能量會瞬間恢復,完完全全的永動機,不會枯竭。

        陳天需要慢慢試探,邪吞天清楚陳天的想法,邪吞天一樣在試探陳天畢竟是他的輪回之身,誰知道他恢復多少實力,底牌恢復多少,境界越高的生靈戰斗起來越謹慎。

        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對方陰死,謹慎一些也好,有時候謹慎過頭反而不好。

        陳天和邪吞天還沒有進入真正的戰斗這不過是熱身,不甚至熱身都算不上。

        陳天和邪吞天雙眼寒芒起來,針鋒相對,在雙眼中迸發出的電光碰撞,滋滋的聲響響徹。

        目光碰撞實力旗鼓相當,陳天腳步踏出,身影分裂成四道,四個陳天分別從東南西北進攻,邪吞天看到陳天沖過來,爪子直接展開,一根根爪子炸裂化作無數的碎片。

        陳天看到這里有一些驚訝,邪吞天的能力只有吞噬才對,這種能力從哪里獲得的。

        爪子碎裂成為無數的小針,小針不斷變大,邪靈之氣進入其中,一柄柄長劍纏繞在邪吞天的身邊,邪吞天的爪子瞬間恢復開來,強大的恢復能力,這個能力陳天知道是誰身上的。

        「該死,難不成天那個家伙使用禁忌之術,那豈不是說整個邪靈族不服從自己的全部變成能力本源?!?

        陳天只能這樣想,,想到天那個家伙如此瘋狂,使用禁忌之術將不服從自己的邪靈族全部殺掉。

        這家伙已經如此喪心病狂了嗎?

        邪靈族創造出來的時候能力是固定的,但陳天第一世身創造出一種術法可以將邪靈族不同的能力匯聚在一個人身上,但需要的代價十分凄慘,陳天直接將其封印成為禁忌之術。

        禁忌之術可以將其他邪靈族的能力提煉出來然后融合在一個人體內,一個人掌握多種能力不會產生任何排斥,在七族中都有禁忌之術的事件,畢竟這東西可以當做底牌,代價是提煉出來的能力之人會連同本源存在一起消失。

        也就是說會導致邪靈族陷入瀕危的情況,畢竟邪靈族的能力很強大,一些邪靈族知道這件事說不定會喪心病狂起來。

        陳天應該記著那禁忌之術只有自己知道才對,天是怎么知道的。

        「不對,知道的還有一個人,可他不會背叛我才對?!?

        陳天突然想到什么?

        不過陳天依舊沒有放棄進攻,四道身影朝著四個方位進攻,邪吞天的手臂緩緩抬起直接伸出,黑色長劍朝著陳天進攻。

        現在邪吞天的能力有:吞噬,分裂,融合,變化四種,陳天不清楚邪吞天還有多少能力。

        這些能力在邪靈族是很常見的能力每一種能力使用到極致都可以發揮出超乎想象的實力,邪吞天一個人掌握這么多種能力,可以說很難打。

        想要擊敗對方很難。

        對于邪靈族的能力陳天熟悉不能在熟悉,畢竟是自己創造出來的物種,是自己的手下,陳天身影面對密密麻麻黑色長劍,陳天本體直接揮出拳頭,其他身影跟著陳天做出一樣的動作,四個身影同時揮出百獸拳,幾百萬數量的猛獸虛影不斷奔襲朝著邪吞天的長劍而去。

        陳天的分身沒有意識但可以共享自己的動作和實力,者要歸功于陳天可以一心多用,這是系統在融合的時候解鎖的能力,一心多用可以讓陳天同時操控多個分身,至多六個,每一道分身都和陳天一樣的實力。

        只是分身不能存在自我意識,受陳天意識影響,在沒有意識影響分身會和陳天做出一樣的招數和動作。

        四個人的百獸拳揮出,黑色長劍和百獸拳碰撞,猶如煙花和煙花在相比誰更漂亮一些。

        陳天身影直沖邪吞天,邪吞天沒有絲毫退卻,眼看陳天逼近的時候,陳天的拳頭直接穿過邪吞天的身軀,陳天感受到自己的拳頭一點點被對方身影深陷其中,邪吞天的身影如同泥潭,自己手臂穿過對方身影居然沒有辦法出來。

        吞噬的感覺出現,陳天暗道一聲不好,這要是被吞噬,陳太體內的能量會被一點點吞噬殆盡,陳天手臂可是和邪吞天的身軀碰撞,吞噬速度可不是一般的速度。

        陳天無奈知道手起刀落,噗嗤一聲,直接將自己的手臂斬斷,直接拉開身位。

        左臂已經被斬斷,陳天眼光一凝,嘴角里吐出一口氣,新的手臂慢慢生長出來。

        邪吞天看到這個畫面果斷進攻,他怎么可能會讓陳天恢復傷勢呢?

        現在這個狀態對自己有利,他不可能錯過機會。

        陳天看著邪吞天進攻而來,陳天身影朝著一旁閃避,左臂還沒有恢復,陳天需要全心全意的時候才可以恢復左臂,這還是一心多用的情況下,若不然正常情況下陳天連躲避對方攻擊都不可能。

        可能系統早就料到這個樣子吧,才會賦予陳天這個能力。

        邪吞天臉色玩味道:‘躲,我倒要看看這一招你怎么躲。,

        邪吞天的手爪炸裂,炸裂成碎片,碎片如同星光一般,黑色星光點點閃爍,陳天看到這一招臉色變化,這一招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邪吞天的手上。

        這一招是陳天前世的招數,自己明明沒有傳授給任何人,邪吞天怎么會的。

        「難不成!」

        陳天只想到一種可能,內心直接被怒火覆蓋,天那個家伙在找死,居然打他的注意。

        陳天鎮壓住體內的怒火,絕對不能暴露自己情緒,戰斗之中情緒波動被敵人察覺就是破綻。

        陳天的手臂恢復速度已經恢復一半,可邪吞天的進攻降臨,星光墜落,星如雨下,朝著陳天猛烈進攻。

        陳天知道這一招的威力,在陳天面前能量光罩覆蓋,純白色的光罩上覆蓋幾個菱形能量盾牌纏繞,陳天

        使用自己的手段防御,青云的手段無法防御這一招。

        邪吞天看到這里開口道:「終于使用自己的手段了嗎?」

        邪吞天就是再逼陳天使用自己的手段,陳天沒有回話,星如雨下捶打在陳天光罩上,光罩面前的菱形盾牌一點點浮現裂痕,好像隨時破碎一樣,不過陳天還在努力堅持,盾牌破碎的聲音響起,陳天的光罩直接硬抗星光之雨。

        邪吞天手臂爪子一握,星光之雨聚集在一起朝著陳天中心匯聚,陳天全身氣勢攀升,能量光罩直接增強,他知道邪吞天要干什么?

        陳天的手臂已經恢復九成,就差最后一成神經連接,只要抗住這一招陳天就可以和邪吞天繼續平手戰斗。

        彭!

        星光匯聚,產生的爆炸將陳天覆蓋,邪吞天盯著爆炸中心,雙眼黑色光芒浮現,很輕易就看到爆炸中心的畫面。

        陳天身影從爆炸中心走出,手臂已經恢復,邪吞天的雙眼,手段陳天都清楚一些。

        「沒想到天那個家伙居然賦予你如此之多的能力,果然他不配活著,現在的邪靈族沒有意義存在了?!?

        陳天嘆息一聲,邪吞天淡漠道:‘管這個干嘛,我只要可以殺了你,我才不管其他人什么想法。,

        「今日注定是你的死期?!?

        「不,死的不是我,而是你?!?

        陳天一臉堅定的樣子,仿佛結局已經看到一樣。

        陳天已經清楚這場戰斗會是誰獲勝,是他陳天,禁忌之術只是將能力剝奪,但邪靈族本身的本源如果承受不住那么多能力的支撐,邪吞天的下場就是被能力吸收能量本源最后殆盡消亡。

        至于一個邪靈族可以承受多少能力要看自身本源和能量,按照邪吞天的本源強度和能量純度這些能力和手段已經是極限,邪吞天多出一種都不可能。

        已經達到承受極限,按照天那個家伙相比不可能如此好心對待邪吞天,并且邪吞天也不會拒絕更多的能力,想要擊殺陳天是他的目標,這是他唯一的目標。

        陳天已經看到邪吞天的下場,是一個悲慘之人,還是被利用的人,陳天是為邪吞天嘆息。

        邪吞天不理情道:「少在那里假惺惺,你以為這樣子我就不會對你出手了嗎?」

        「想多了,我從封印之中踏出就是為了報仇?!?

        關于禁忌之術的信息只有陳天本人知道,天那個家伙不會和其他人說的,所以邪吞天還不清楚事情嚴重性。

        「也罷!認真吧?!?

        陳天淡淡道,沒有必要繼續試探下去,熱身結束,陳天和邪吞天氣勢比之前還要強大足足十幾倍整個結界晃動起來。

        遠在天邊的天道察覺到什么,隨后罵道:「陳天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這樣子下去暗界要沒了?!?

        「別擔心我已經加固了世界程度,你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

        站在天道一旁的身影微微開口,天道沒有說話而是繼續閉上雙眼一定要將那個東西封印鎮壓,那件東西產生的影響絲毫不差陳天和邪吞天戰斗產生的影響,陳天和邪吞天的影響只是世界,但那個東西會導致世界上所有生靈都受到影響。

        天道需要全力壓制那件東西,旁邊的少女身影看著陳天的戰場,希望這場戰斗快點結束,陳天的能量波動自己快要無法覆蓋了。

        陳天和邪吞天的氣勢交鋒,黑色的氣浪和純白色的氣浪碰撞連連,氣勢化作實體,這種實力已經是在場所有修煉者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地步。

        「剛才這兩位還沒有施展全力嗎?」

        「好可怕,我們真的要從他的手上搶奪寶物嗎?」

        「額!我還是不找死了,看戲吧?!?

        這是所有修煉者想法,在看到陳天的實力之后他們沒有一絲一毫爭奪寶物的想法,笑話對方的實力已經超過所有人,他們出手還不夠對方一個眼神的,想必陳天一個眼神就可以讓他們全部埋葬在這里,誰敢出手。

        沒有命哪里有享受,有命才可以享受。

        在生命面前其他的一文不值。

        陳天和邪吞天氣勢交鋒,一起動彈,陳天背后光翼綻放,九彩色的光芒照耀天空,邪吞天背后黑色羽翼張開和惡魔降臨人間一樣,一邊是神圣,一邊是詭異,惡魔和天使的對決。

        陳天的手臂做出一個弧度,周圍元素之力,能量之力匯聚在身旁,一顆顆光球形成,九種顏色的光球懸浮陳天背后,陳天手臂一揮,九光連珠直接沖向邪吞天,邪吞天雙翼聚合,凝聚力量,邪靈之氣匯聚于此,張開的一瞬間,黑色的羽毛射出,瘋狂的數量根本看從不清楚有多少,在邪吞天的羽翼上光禿禿的,下一秒羽翼直接恢復如初,再一次射出羽毛,不斷持續這個樣子。

        逆天的恢復能力讓陳天感受到麻煩,邪吞天本來就難搞,獲得多種能力之后更難搞起來,陳天想要解決對方需要付出一點代價。

        九光連珠和羽毛撞擊,陳天的柱子面前羽毛炸裂,羽毛數量是在太多,前行的速度減弱起來,甚至九顆光球的光芒正在變小,體型變小。

        能量要被消耗殆盡,陳天知道這一招的碰撞是邪吞天獲勝,持續十幾秒陳天的光球珠子直接消散,磅礴數量的羽毛覆蓋陳天面前。

        陳天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羽毛要打在陳天身上的時候,居然全部穿過去,無論在多的羽毛都無法造成傷害。

        虛幻化,陳天使用的能力是,免疫任何能量攻擊。

        陳天使用的手段不僅僅是第一世身的能力還有第三世身的能力和手段,只不過陳天還沒有完全恢復記憶,虛幻化施展起來還是有點勉強。

        當羽毛全部穿過陳天身體,陳天身體恢復,邪吞天驚訝道:「想不到你還有這種能力?!?

        「看樣子我還是小看你了?!?

        「你也不差,畢竟獲得那么多能力還可以創造自己的招數,不得不說你的確是天才?!?

        「只可惜你走上錯誤的道路?!?

        陳天嘆息一聲,邪吞天是整個邪靈族最強大的天才都不為過,哪怕是幾個紀元過去,只可惜對力量太過執著。

        邪吞天剛才的招式是將獲得的能力和自身結合產生,想要將多種不能的能量融會貫通可不是一件簡單事情。

        邪靈族的一種能力想要完全掌握都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磨合。

        而邪吞天剛剛獲得這些能力就融會貫通,是天才。

        陳天內心多少有點不舍得殺邪吞天,當初就是這個想法。

        邪吞天不接受陳天的贊揚,臉色依舊冰冷,那股殺意從始至終都沒有減弱過。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網游:我是全職業玩家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