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我的撈尸生涯最新章節 > 168、風水格局

    我的撈尸生涯 168、風水格局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被蔣勇光這么一說,我們也學著他的姿勢去看小花園的風水,但說實在的,我們幾個對風水都一竅不通。

        我記得蔣勇光對風水也沒什么研究,孝陵衛里最精通風水的應該是老魏,我忍不住問道:“大勇,你不是不懂風水嗎?也能看出這是個風水寶穴?”

        蔣勇光一臉不忿的說:“怎么?不相信我的職業素養?我好歹也跑過大大小小十好幾座古墓了,常年在現場耳濡目染,雖然算不上什么風水大師,但最基本的風水局還是能看出一二的?!?

        說到這里,他邁開大步走到那塊“禿頭”一樣的空地上,猛地原地一跳,兩腳向下跺了跺。

        咚咚咚!

        我們馬上聽見了一陣回聲,這種回聲意味著這一塊是中空的,在地底下只怕是有一條密道。

        “看見沒有?這小花園里肯定有機關!”蔣勇光得意的說。

        這時小梁突然看向了池塘中央的雕塑,那是一根盤繞著巨龍的石柱,如今池塘早就干涸了,里面一點水都沒有,小梁干脆跳進池塘,朝著中間那根柱子走去。

        我問小梁:“小梁,你干嘛去?”

        小梁說:“我看這柱子有點奇怪,就像是機關的開關一樣?!?

        說完抱住這根柱子,用力順時針一扭。

        但不知道是她猜錯了,還是這石柱年頭太久,已經被臟東西給粘死了,她扭了幾下,石柱子紋絲不動。

        小梁沒辦法,只能向我求助,抬頭看著我,可憐巴巴的喊道:“陳榕生!過來幫我一下!”

        “來了?!?

        我應了一聲,也跳進了干涸的池塘里,走到中間,和小梁一起抱著那根石柱子,喊了一聲“一二三”,一起猛地一扭。

        人多力量大,我過來幫忙之后,那石柱子明顯發出了“嘎吱”的一聲,這說明它的確是能活動的。

        但我估計是我們扭錯了方向,所以柱子才一直沒有動靜。

        “換個方向,小梁,我們往反方向扭一扭?!蔽艺f。

        小梁點點頭,我們又一起抱著柱子,逆時針猛地一扭。

        “一二三!”

        這一次,石柱子果然活動了,只聽“嘎吱”一聲響,石柱猛然轉動了半圈。

        與此同時,蔣勇光那邊光禿禿的地面上猛地一抖,居然有一扇暗門隨之彈開!但這暗門只是彈開了一條縫,大概只能伸進去一只手。

        蔣勇光對我們喊道:“還得再扭一下,你們兩個加把勁!”

        我和小梁點點頭,依然是逆時針繼續扭動石柱。

        “一二三!”

        “一二三!”

        “一二三!”

        “……”

        一直扭了四五次,讓石柱子逆時針轉了足足兩圈720°,蔣勇光那邊地面上的暗門才徹底敞開,露出了一條蜿蜒向下的臺階密道。

        我和小梁連忙從池塘里爬出去,走到密道那邊圍觀。

        梅叔和蔣勇光也饒有興致的看著里面,一臉的震驚。

        “好一個葛家啊,果然是大戶人家,建了前后兩個大院不說,后院還藏著這么一個機關密室!”蔣勇光說道。

        梅叔估計是覺得小梅姐可能被關在里面,沒時間說笑,二話不說就打算邁步往里頭走去。

        蔣勇光連忙攔住,說:“三哥,別急著下去,這密室不知道多久沒進人了,里頭一直是封閉狀態,氧氣濃度未必達標,先讓我測測?!?

        說完變戲法似的從口袋里摸出他的隨身法寶——空氣成分檢測儀,放進去就開始檢測。

        我哭笑不得的說道:“大勇,這玩意你隨身帶???你可太行了?!?

        蔣勇光笑著說:“那必須,這小玩意關鍵時刻能救命的,能不隨身帶嘛!”

        沒過多久,蔣勇光的隨身法寶就“嗶嗶嗶”的叫喚起來,我不用他報告,低頭看一眼,只見這小玩意亮的是綠燈,就知道里面空氣正常。

        “沒啥危險,咱們下去吧?!蔽覔屩f。

        蔣勇光瞥了我一眼,笑著說:“行啊你小子,都會搶答了?”

        梅叔沒和我們廢話,一馬當先走在前面。

        我怕這下面有什么機關陷阱,連忙跟在梅叔身后保護。

        蔣勇光不能讓小梁殿后,便揮了揮手讓她先走,然后他走在最后一個,我們四個人排一字長蛇陣,一路往下走去。

        這地下密道一看就有年頭了,居然讓我聯想起了之前去的那個明墓,當時明墓里的青石磚臺階修建的和這條臺階就差不多,無論是風格還是樣式都非常接近。

        我摸了一把墻壁,回頭問蔣勇光:“這密室是什么年代建的?該不會也是明朝建的吧?”

        我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蔣勇光用手指甲摳了摳青石磚的墻縫,居然回了一句:“差不多,不是明朝也是清代早期修建的,年代上不會差太多?!?

        “臥槽!”

        這下我直接人傻了,呆呆的說,

        “這么說來這葛家老宅也算是個歷史故居了?”

        “算得上是?!笔Y勇光點頭承認道,“你剛才也聽鄭姐說了,葛雪櫻祖上肯定是有些身份的,不然也沒有能力建起這么大一棟宅子,我甚至猜測,這座村子都是因為葛雪櫻祖上的庇護才坐落在這里的?!?

        聽他這么一說,我仔細回想了一下,葛家的祖宅的確位于整個村子最優越的位置上,它坐落在半山腰,可以俯瞰全村。

        另外從規模來說,葛家祖宅也是全村上下最闊綽的一處房產。

        就在這時,梅叔走到了這條密道的盡頭,前面擋住去路的是一扇石門,石門的右側居然擺著一件與馬牧河明墓里非常相似的神獸——狻猊!

        “又是狻猊?!”

        我只覺得這里的設計和馬牧河的明墓未免有點太雷同了,青石磚堆砌的密道與明墓的墓道完全相同,而眼前又出現了酷似明墓鎮墓獸的狻猊。

        更夸張的是,這只狻猊的眼睛和嘴巴位置也有三個孔,應該和古墓里的狻猊一樣,只要扭一下就會射出三支弩箭來,把開啟機關的人給射死。

        蔣勇光見到這狻猊也笑了:“我去,什么情況?葛家和姚廣孝難道還有聯系?怎么連開門的機關都一模一樣?”

        小梁則猜測道:“會不會這玩意是明代最流行的守墓機關,屬于當時批量生產的,家家戶戶都買了一套?”

        蔣勇光說:“不管是怎么回事,先把這石門打開吧,三哥,您讓讓,這玩意我熟,讓我來開?!?

        說著,便掏出一張手絹堵住狻猊的嘴,又管小梁要了兩張紙巾,擰巴結實了堵住狻猊的兩只眼睛,然后猛地用力,扭動機關。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我的撈尸生涯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