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我,惡魔小龍,開局父慈子孝最新章節 > 第236章 任務完成

    我,惡魔小龍,開局父慈子孝 第236章 任務完成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藍星,古堡。

        【偉大的君主(已完成)】

        隨著系統的提示音響起,神昭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雖然他已經不需要睡眠了,但偶爾的沉睡依舊讓他感覺神清氣爽。

        查看了一下任務提示和時間。

        三十六小時,神明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啊,只能說,不愧是能不依靠遺棄之淵度過迭代的存在。

        還沒等神昭思索怎么觸發下一個主線,整個平衡都顫抖了一下,像是...預警?

        神昭皺眉,平衡的感知開始延伸,他的目光逐漸與平衡同步,然后順著預警追根朔源,最后他看到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青年,看不清準確的樣子,青年前方一個個光團似乎正在被牽扯,整體看上去沒有什么特殊的意義。

        神昭眉頭越皺越深,這是怎么回事?這人有什么特殊的么?怎么能讓平衡發出預警?

        還沒等他想明白,眼前的景象再次發生了變化,這模湖青年的旁邊又多出了一個黑袍身影。

        這新出現的身影旁邊并沒有什么光團,但卻和前面那個青年所站立的位置差不多。

        神昭仔細觀看了一會兒,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來,也無法得知這個預警是好還是壞。

        不過他也上了一點心,這兩個人肯定沒有在平衡之內,不過宇宙那么大,只要別來平衡里面搞事情,他也不會在意那么多。

        還有就是,這兩個人大概率是從遺棄之淵里面出來的,并且實力異常的強大。

        這個猜測也很好理解,當前的背景就算是八仙都只能轉生,除了遺棄之淵神昭不認為有人能度過大劫的洗禮。

        所以...西木那邊已經有了成效?

        以神昭對西木他們的了解,讓這些大老出來,利益是不可能會少的,所以....權柄!

        這就是平衡預警的原因么?他們盯上了這個迭代的權柄!

        神昭沉思間抬起頭,權柄是散落在整個宇宙間的,只要這些人別來平衡之內搞事情,那么一切都好說。

        神昭也可以當做沒看見,當然,等神昭實力足夠之后,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搶奪權柄...呵。

        何仙姑說過,她鎮守的迭代她都無法留下劍主那種級別的傷勢,所以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解決這個麻煩,以他現在的實力加上不死,或許還是弱雞,但也能阻擋一下了。

        等主線任務再次觸發,形式將會再次逆轉。

        想著這些事情,神昭的身形消失在藍星,往宇宙深處而去。

        領地也是時候繼續擴張了,先定一個小目標,再次和神明接壤!

        -----------------

        遺棄之淵,第一層。

        經過了一天的發酵和那次遺棄之淵的震動,一層已經徹底亂了起來。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最初的那幾十人利用這個傳假消息的機會聯合殺死了一些仇人,而這在其他人眼中卻截然不同?!?

        在他們的視角里,平靜的一層突然有幾十個強者聯合起來清除異己,一些和他們有沖突的人已經死了。

        在這種仿佛隨時會降臨到自己頭上的危機下,其他人也開始聯合,第一層總共有三百多生靈,就這么分成了四五個團體。

        而在信息差中,最初那幾十人在又找到一個敵人搜魂的時候,這些團體毫無疑問的碰撞了起來。

        遺棄之淵....一個迭代進來的雖然也不是標準的十個人,但卻也分布的均勻。

        當二層的人發現和自己同迭代的朋友被殺死了,跑到一層一看,哦豁,就你小

        子欺負我朋友?然后憑借實力差距直接開打。

        這一動手,三層的一些家伙也會發現自己一層的朋友被二層的人給欺負了,于是混亂開始跨階層蔓延。

        最重要的一點是,最下面的那些大老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仿佛這種級別的混亂他們都看不見一樣。

        這也是導致混亂愈發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

        「怎么會這樣?」吸血鬼羅尹感受著外面強大波動的碰撞,有些顫抖的問道。

        明明最開始只是被一個人聽到了一下,結果就變成了這樣。

        「我前面分享的那些道路讓一些人嘗到了甜頭,遺棄之淵的強者都是一個時代的精華,搜魂能得到的東西可比交流來的巨大?!刮髂窘忉屃艘幌?。

        在他看來,這些人會為了朋友而沖突?別傻了!

        能來這遺棄之淵的生靈有幾個是好的?

        友情什么的都是狗屁,西木最開始的目的從來都不是用這個作為翹板的,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存在。

        這些人包括了二、三、四、五層的那些都是拿著朋友的借口,去欺負那些弱者,然后就搜魂探索不同的道路以求觸類旁通。

        遺棄之淵平靜太久了,現在終于有了一個借口,沖突的爆發是必然。

        「那我們....」吸血鬼羅尹目光微閃,想說些什么但又想到了自己和西木只是兩個弱雞,整個人都蔫了下去。

        「我們又沒惹他們,靜觀其變就好,應該不會出事的?!刮髂菊f著手中出現一片龍鱗不斷的摩挲著。

        「也是,多打死點也清凈?!沽_尹往后一灘,擺爛般說道。

        想不明白那就不想,這一輩子已經如此漫長了,繼續平靜下去會瘋的,偶爾有些亂子也算是調劑品了。

        西木目光微閃,沒有再說什么,他還是有些顧忌的,一些本應該在他意料之中的東西沒有發生。

        那么大的亂子,掌權者沒有出現....這就很離譜了。

        不過對現在情況來說是好事,只是不能拖太久了,既然那些人選擇靜觀其變,那么就讓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想著,西木手中把玩的金色龍鱗微微一閃。

        遺棄之淵,第三層,水晶宮殿。

        「就是這樣,這是你父親的遺愿,現在也是我的責任?!故ブ鲗鞒械氖虑檎f了一下,看著蒂漫很認真的保證道:「我死之前你都不會出事!」….

        蒂漫眼中泛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同時也有些抱怨,父親當年莫名其妙的把她丟棄在這遺棄之淵,都沒有問過她的意愿。

        而現在,也莫名其妙的給她安排了一個公龍,雖說自己看著弟弟也挺順眼的,但她自己感覺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最重要的是....還是沒有問她的意見,甚至這個傳承開啟前她都是一點消息都沒有....生氣!

        要是父親還活著,自己絕對要把他的胡子全部揪掉!

        蒂漫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見圣主還盯著自己,很不自然的撇開目光,手一伸直接敲圣主的頭,然后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看什么看?你那么弱,現在還是一個弟弟,還不是要我來保護?」

        圣主也撇開目光,老都老了春天還來了,這種事情就算以【圣·老女干巨猾·主】的厚臉皮也有些不自然。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以后我去哪你就去哪吧?!故ブ髡f著突然一愣,往水晶宮殿的屋頂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蒂漫。

        啊這...突然又想到了一點。

        西木一直在認認真真演戲,并且戰戰兢兢的搞事情,而自己卻在....談情說愛....

        e...圣主莫名的感覺有點

        心虛是怎么回事?

        不過欺詐者的名頭不是白叫的,西木交代的事情也是要完成的,不能本末倒置。

        于是他很自然的轉移話題道:「既然我們有了這層關系,那有些事情我覺得應該要和你坦白了?!?

        「什么事情?」見圣主的臉色很是認真,蒂漫也有些不安了起來,這樣子就像是一個遇到渣男的小姑娘。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圣主欲言又止,仿佛無法下定什么決心一樣。

        「到底怎么了?」蒂漫皺眉,更加緊張了一些,甚至身上那恐怖的威壓都忍不住散發出一絲,讓她整個人感覺有些焦躁。

        圣主繼續欲言又止,見蒂漫快忍不住動手打他的時候,才謹慎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壓低聲音說道:「我和我弟弟不是真心投靠遺棄之淵的?!?

        蒂漫:「....」

        這么嚴肅,結果就這?就這?怕不是找打哦!

        蒂漫這么想,也這么做了,伸手照著圣主的肚子就來了一拳。

        轟!

        一聲悶響后,圣主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的撞在水晶宮殿的墻壁上,要不是有陣法的保護,圣主肯定能直接鑲嵌在上面,摳都摳不下來的那種。

        「這種小事下次直接說,別弄的好像現在的亂子都是你搞的一樣?!沟俾f著再次揮了揮拳頭,一副下次再犯揍死你的樣子。

        圣主從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有些無語的說道:「這是小事情嗎?投靠任何勢力,如果帶著其他心思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吧?被大老知道了可是會死的?!?

        果然,他堂堂惡魔君主就不應該和這暴力母龍綁定的,什么時候他才能翻身,成為上面那個??!

        蒂漫此刻只覺得圣主這貨傻的可愛,她解釋道:「這里有多少人是好東西?每一個放出去都是為禍一方的魔頭,你覺得這些人會有什么中心嗎?」

        圣主目光一閃,引導話題道:「那確實,不過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差不多要回去了,畢竟我還有一個一歲大的兒子在家呢?!?

        「哦?你不介紹介紹么?」蒂漫眼中閃動著危險的光芒,前面要不是跳龍門她早就問了,現在這貨還敢主動說?

        是不是有些太不把她放眼里了?.

        大橘名叫小橘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我,惡魔小龍,開局父慈子孝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