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鄉村之巨變最新章節 > 第568章 老虎屁股也能摸

    鄉村之巨變 第568章 老虎屁股也能摸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陳揚會抓程姍姍的軟肋。

        臭娘們,母老虎,六個字兩個詞,就把程姍姍的本性暴露出來了。

        臭娘們,指的是程姍姍嬌生慣養,從不做家務,連粥都不會做,連自己的內褲襪子都不洗。

        母老虎,指的是程姍姍對老公陸飛耀的壓制,罵是家常便飯,程姍姍還打陸飛耀。

        這些信息,都是鄰居杜子昆傳出來的。兩家原來的墻壁是木板,年久失修,只糊了兩層紙。

        杜子昆會喝小酒,每每這時,他喜歡坐在墻根,一邊小酌一邊聽。

        喝高了,嘴上不把門,杜子昆跟賈南塘說了不少。

        賈南塘嘴上也沒上鎖,早就把這些告訴了街坊,也告訴了陳揚。

        很有可能,程姍姍的父母聽到,再告訴了程姍姍。

        這六個字兩個詞,正是賈南塘的發明。

        為什么聽到這兩個詞,程姍姍姍會怒不可遏,失去理智?

        原來其中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程姍姍三個孩子,兩個在校,都聽到有人說他們的媽媽是「臭娘們母老虎」。.五

        倆孩子回家,老老實實的報告給媽媽,大的那個還批評了媽媽。

        陳揚敢當面說出這兩個詞,當然會讓程姍姍暴跳如雷。

        女人么,驕橫跋扈慣了,想都沒想就沖過來,朝著陳揚掄起了巴掌。

        陳揚可不是陸飛耀,他反應忒快,怎么可能讓程姍姍的巴掌煽到臉上。

        陳揚的左胳膊抬了抬,把程姍姍姍的右臂甩到一邊。

        嘭的一聲,程姍姍的身體就撞到了墻上。

        程姍姍哪吃過這種虧,嬌聲罵著,張牙舞爪,再向陳揚撲來。

        陳揚又是輕描淡寫的揮臂。

        程姍姍這次被甩到辦公桌邊,上身撲倒在辦公桌上。

        「你,你敢……我,我跟你拚了?!?

        還真是潑婦干架,沒有招式,直接就腦袋一低,沖著陳揚撞了過來。

        陳揚哭笑不得。

        閃身躲過,陳揚一把將程姍姍抓起,隨手就扔到了沙發上。

        「臭娘們,母老虎?!?

        陳揚又罵一句,轉身要走。

        「噗?!?

        一只紅色高跟鞋,砸在了陳揚的后腦勺上。

        陳揚生氣了。

        女鞋砸頭,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陳揚走回來,一把將程姍姍抓起,趴著擱到辦公桌上。

        這個臭婆娘,大冬天的穿裙子,正好打屁股。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個臭娘們,今天我替陸飛耀教訓你?!?

        「叭?!?

        一個巴掌落在臀部上。

        程姍姍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這是假打,不輕不重。

        「叭,叭?!?

        這是真打,又重又狠。

        程姍姍慘叫起來。

        「不許叫?!?

        又是重重的兩下。

        程姍姍還叫,叫得更響。

        陳揚哼道:「臭娘們,你敢叫,我就敢揍,揍你個皮開肉綻?!?

        「叭,叭,叭?!褂质侵刂氐娜?。

        程姍姍果然不叫了,只是咬牙流著眼淚。

        剛才的叫聲,確實驚動了程姍姍的同事。

        但沒人前來,因為程姍姍為人古怪,平時從不與同事們來往。

        陳揚繼續痛揍,也不知道巴掌掄了幾下。

        直到程姍姍只剩哼哼,聲音極低,陳揚怕真的把她打壞,這才收手。

        陳揚將程

        姍姍扔到沙發上,拿出墨鏡戴上,拍拍手整整衣服,出門揚長而去。

        晚飯時分,陳揚一家圍著餐桌,吃從街上帶回來的肉包子。

        菜是雞蛋青菜湯。

        葉菁回家去了,三妹陳?;匦Hチ?。

        兩個小家伙只吃肉餡,包子皮給劉老師和張媽吃。

        陳揚嚴厲制止,逼著兩個小家伙把整個包子吃掉。

        吃飯時,院子門沒關。

        陳揚透過窗戶,看到賈南塘的人影,在他門前晃了兩下。

        陳揚還像在家里那樣,一手拿碗雞蛋青菜湯,一手拿著兩個包子,起身出了餐廳。

        賈南塘冒出來,沖著陳揚招手。

        陳揚走到院子門口,在門檻上蹲下來,咬一口包子,喝一口湯。

        賈南塘湊過來,也蹲在陳揚身邊。

        「大新聞,小陳,有一個大新聞?!?

        「直接說,老賈?!?

        「母老虎被人揍了?!?

        陳揚忍著笑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賈南塘道:「我親眼看到的呀。就剛才,母老虎回家,一手扶墻,一手捂著屁股,走路一拐一拐,撕牙裂嘴,臉上痛苦之極?!?

        陳揚笑道:「也許她是摔倒了,你憑什么說是人家被揍了。老賈,你可別忘了眼見為實?!?

        賈南塘反問道:「知道我的兒媳在什么地方工作嗎?」

        「又不是我兒媳,我怎么會知道?!?

        「在醫院工作,所在醫院正好在市規劃設計院對面,正好程姍姍去了醫院,又正好找的是我兒媳?!?

        陳揚一下來了興趣,「你兒媳怎么說?」

        「我兒媳說,程姍姍被人打了。打的還是屁股,而且幾乎是皮開肉綻。我兒媳還說,程姍姍撒謊,說是自己摔傷的??伤恢?,摔傷或打傷,醫生一眼就能看出來?!?

        「哦,傷得很重?」

        「我兒媳說,看著挺嚇人,其實并不重。打一針,擦點藥,一個星期就能痊愈。哈哈,只是傷的是屁股,只能趴著睡覺,還不能坐……」

        賈南塘笑得不行不行的。

        「我的天,是哪路英雄好漢,忘了老虎屁股摸不得這句至理名言?!?

        「哈哈,小陳,你找機會自個問去?!?

        「我不敢,我不敢?!?

        晚上,于鑫打電話給陳揚,說郎所長也在他家,請他過去坐坐。

        陳揚出門,來到于鑫家。

        于家堂屋,于鑫和郎所長正在抽煙喝茶。

        家人都上樓去了。

        陳揚剛坐下,于鑫就迫不及待的問道:「怎么樣,小陳?你見到程姍姍沒有?她怎么說?」

        陳揚撒謊,「我苦口婆心,人家才答應復新考慮。但據我觀察,希望不大。最樂觀的估計,頂多只有百分之四十九的希望?!?

        于鑫一臉黯然,「這么說,我是死定了?!?

        郎所長道:「我不這么看。小陳說百分之四十九,我看實際上是百分之九十九?!?

        于鑫問道:「老郎,你根據什么才這么說?」

        郎所長指了指陳揚,笑道:「替人家辦事,不可能把話說滿。特別是小陳這樣的生意人,說話講究分寸,滴水不漏。即使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也會說只有百分之五十?!?

        其實,陳揚是在賭博。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鄉村之巨變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