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逍遙小貴婿最新章節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圣旨

    逍遙小貴婿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圣旨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德親王府位于玉帶河下游第十二橋的東邊。

        這里距離皇宮很遠,這里甚至已遠離了玉京城的繁華處。

        這是一條并不寬闊的街巷,街巷的兩旁生長著繁茂的梧桐樹,所以這條街巷便有了一個很美的名字——

        棲鳳巷子!

        德親王府就在棲鳳巷子的南頭。

        占地當然極大,院墻當然也極高。

        就在那院墻里,就在主院的書房中,剛被皇上封為德親王僅僅月余的二皇子寧知行此刻就坐在書房中的茶桌旁。

        他的對面是一張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穿著黑袍的老人。

        他的身后站著兩個妙齡婢女,兩個婢女正在給他打扇。

        他沒有煮茶,因為天太熱,茶太燙,他的面前放著一壺酒,黑衣老人的手里端著一杯酒。

        “越國的響泉倒是能夠和京都的瑞露媲美,”

        黑衣老人又品了一口,那張仿佛只蒙著一層皮的臉上沒有絲毫情緒的波動,他彎腰放下了酒杯,又道:“但比之李辰安的畫屏春……相去甚遠!”

        二皇子微微一笑,“前兒個晚上在外公家里喝了一盅畫屏春,確實如此,可那小子的畫屏春產量極小。另外呢……本王也還沒機會和李辰安見個面,所以就只有委屈你了,就當解渴吧?!?

        黑衣老人抬起了頭,那雙渾濁的眼看向了寧知行。

        “姬相今兒個有些忙,畢竟越國的那位韋老夫子要抵達京都了,有些事需要姬相親自去安排一下,所以他派了老夫來問問殿下?!?

        寧知行那雙劍眉微微一挑,“就是那道圣旨的事?”

        “對,姬相有些疑惑,覺得李辰安這枚棋子尚未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殿下為何想要將這枚棋子給捻出棋盤?”

        寧知行端起酒杯呷了一口,笑道:“因為本王不允許這京都有這么猖狂的人存在!”

        黑衣人一愕,頓時沉默。

        李辰安入京都這才是第二天。

        可京都大街小巷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學子文人,甚至就連青樓的姑娘們,他們談論最多的確實是李辰安這個名字。

        因為他在京都南門的那番舉動,更因為他在京都南門留下的那番話語。

        還因為他那身份,以及他在廣陵城所做的那些事。

        他的詩詞能入《寧詩詞集淵百篇》!

        他開創了詩歌這個全新的流派,一首《天凈沙》在京都廣為流傳。

        還有他的酒!

        無論是桃花釀還是更好的畫屏春。

        桃花釀這酒已有商人從廣陵城販賣到了玉京城,當然數量極少,喝到的人也極少,可桃花釀的名氣已在京都響亮,甚至蓋過了京都的瑞露。

        就這么一個從廣陵城而來的小人物,卻在一夜之間,成為了京都最耀眼的一顆星星。

        可若是說他猖狂……似乎有些牽強。

        在黑衣老人看來,這李辰安并沒有對二皇子產生絲毫威脅,二人甚至可以說是八竿子也打不著。

        至少目前是這樣。

        另外,李辰安還有大用,他若是真被皇上給宰了,這局棋可就不完美了。

        二皇子寧知行看了看黑衣老人的那張臉,收斂了笑意,語氣變得冰冷了起來,“不就死一個廣陵城的小人物么?這種死法本王以為是最好的!”

        “相府不會和定國侯府起了沖突,定國候府既然忠君……那父皇宰了李辰安,想來定國候或者那位老夫人也不會為那小子和父皇翻臉?!?

        沉吟片刻,他又說了一句:“另外嘛,他住在花溪別院,本王……大不喜!”

        黑衣老人深深的看了二皇子一眼,他招了招手,站在他身后不遠處的那個二十來歲的男子走了過來。

        他一把抱起了輪椅,就這樣走出了書房。

        他將輪椅放在了地上,推著黑衣老人離開了德親王府。

        “你去告訴姬相一聲,這是姬貴妃的主意!”

        男子回了一句:“推你回去再告訴姬相也不遲?!?

        “……也是,皇上尚未抵達京都,但皇上的圣旨就已經到了……那就舍棄這枚棋子吧,有些可惜,但無礙大局?!?

        “走慢一點,這太陽曬著挺舒服,”

        黑衣老人抬頭望了望被繁茂的梧桐葉分割了的湛藍的天,“余生,不知道這樣的太陽還能曬多久?!?

        “溫煮雨,你再不出來師兄我可就老死了!”

        “那個孩子,你究竟把他藏在了何處?”

        ……

        ……

        花溪別院。

        李辰安從這老太監的手里接過了這道圣旨,他站了起來,從袖袋中摸出了千兩銀票,笑瞇瞇的塞到了他的手里。

        “公公貴姓?”

        老太監清晰的感知到了這一疊銀票的厚度。

        他那張老臉也露出了一抹笑意,不錯,是個懂事的孩子,不冤雜家這么熱來跑一趟。

        “雜家姓馬,李公子,你的大名雜家在宮里可也是有所耳聞,當真是少年英杰,難怪皇上尚未回宮就下了這道旨意……”

        “你當明白皇上對你的期許,中秋文會,若你能再放異彩……想必皇上定有重賞,說不定就這樣踏入廟堂,前途可期??!”

        李辰安拱手一禮:“多謝公公吉言,若小子真有那一天,”

        他俯過身子,在馬公公的耳邊低語了一句:“小子對公公定會重謝!”

        “哈哈哈哈,”馬公公爽朗一笑,“有定國侯府在后面幫襯,有皇上的賞識,到時候雜家可還要仰仗李公子的照拂!”

        花花轎子二人就這么各懷鬼胎的抬了抬,而后馬公公告辭,李辰安送他出了這花溪別院的大門才走了回里。

        鐘離若水等人很是擔心的看著他,只有阿木例外。

        他依舊站在圍欄邊,依舊拿著他那酒囊,依舊望著烈日下的荷花。

        他似乎并沒有聽見剛才馬公公宣讀的那道圣旨。

        他依舊如一把冰冷冷的刀!

        李辰安此刻臉上反而露出了一抹笑意,“跑路是沒路可跑了,不過這也說明我在某些人的眼里真成了一根刺?!?

        “挺好!”

        “……可這是一出明顯的陽謀!”蘇沐心憂心忡忡的說了一句。

        這確實是個陽謀。

        因為圣旨里說道:

        朕聞廣陵才子李辰安詩文驚天下,被譽為寧國第一才子!

        朕又聞越國大儒韋玄墨將率越國才子抵京,共襄八月中秋詩會之盛舉。

        朕意,李辰安列席,當在中秋詩會上為寧國爭光,為朕爭光!

        欽此!

        這相當于皇帝向李辰安發出的一封邀請函。

        用的是李辰安寧國第一才子的名頭!

        目的是在文會上擊敗越國的才子!

        沒有說輸了如何,也沒有說贏了如何。

        李辰安不得不參加,還必須贏!

        因為皇上丟不起那個臉面!

        “你們別擔心什么,我依舊是那句話,詩詞文章這種事情,對于我而言其實真的很簡單!”

        說這句話的時候,阿木回頭看了李辰安一眼。

        就在這時,熊大三人端著一個罐子急匆匆走了進來。

        “三小姐好,”

        他們在亭子外躬身一禮,便看向了李辰安,臉上滿是好奇:“公子,你要的這東西,我們收集了不少?!?

        李辰安頓時一樂,“拿來……去取兩盆水,少爺我給你們變個戲法!”

        鐘離若水抬眼,心想都這時候了,他那心也真的大,居然還要變個什么戲法!

        是個什么戲法呢?

        少女有些好奇,也在忐忑中有些期待。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逍遙小貴婿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