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7woj6"></tbody>
<ol id="7woj6"><object id="7woj6"><input id="7woj6"></input></object></ol><li id="7woj6"><acronym id="7woj6"><cite id="7woj6"></cite></acronym></li>
<nav id="7woj6"><sub id="7woj6"></sub></nav>
  • 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怨種沙雕和她的大腿仙君最新章節 > 第兩百六十一章 魔鬼兩族的決絕

    怨種沙雕和她的大腿仙君 第兩百六十一章 魔鬼兩族的決絕

    最新網址:www.staceytill.com
        待進了逍遙游,魔尊和鬼主卻是久久不語,久到連空氣都充滿了令人窒息的難捱感。

        性子跳脫的合歡最先挨不住,她驟然抬頭,帶著兩分討好的笑意:「這逍遙游,看起來和過去差不離?!?

        桃夭面色一滯。

        她住過的逍遙游,還在銷恨山上,這里不過是她憑借著記憶,仿造出的一間屋子。

        魔尊聽合歡哪壺不開提哪壺,氣得抬腳就是一記猛踹:「不是讓你閉嘴嗎?」

        「……」合歡色訕訕。

        見此,桃夭反而笑了。

        從一只妖變成一個神,過去和她相熟的人,魔,鬼,妖,幾乎都變了態度,唯獨遲鈍的合歡,似乎還和過去一般。

        「諸位,請坐吧?!?

        魔尊和鬼主擺擺手,想說不敢坐,但架不住合歡動作快,拉著亦非,一屁股坐下:「不愧是小妖精,就是懂得體恤人?!?

        「咳——」魔尊氣得臉都白了。

        「哈哈……」桃夭大笑。

        見桃夭笑得開心,魔尊才敢抹了抹兩鬢的冷汗,和鬼主,小心翼翼地靠著凳子的邊沿,坐了下來。

        此情此景,不得不讓桃夭想起當初最后一次在重泉,遇見穿著紅黑色的長衫的魔尊和鬼主,他們正興高采烈地去給妖王江離賀喜。

        此去經年,區區一千年,便叫過去不可追。

        那時的魔族和鬼族,即便不如妖族強盛,但比起人族,還是綽綽有余的。誰能想到,只一次站錯對,卻叫他們落得現如今人丁凋零的慘景,魔尊和鬼主臉上更是尋不見半點傲然于世的驕氣。

        「老魔,多年不見,你還好嗎?」

        一句尋常的問候,卻叫習慣笑意盈盈的魔尊落下一行老淚,他提著袖子,一邊擦淚,一邊悲傷地嘆:「北冥神君,您說這天下怎么就成了這般模樣?」

        桃夭搖搖頭,無法回答。

        「一千年了,這一千年里,每每有大魔身死魂消,小魔都忍不住要問一句,為何魔族就落到了這步田地?難道就因為魔族曾在人妖大戰時插足了一腳,便理應落得這等下場嗎?」

        「往事已矣,魔尊節哀?!?

        「已矣?」魔尊苦笑,「北冥神君,已矣的不是往事,而是魔族,若天規不能改,不出五百年,世間便再也沒有魔族了?!?

        說罷,魔尊充滿迫切地看著桃夭,但桃夭沒有說話。

        之后,便是又一陣壓抑的沉默。

        鬼主突然起身,朝桃夭躬身:「北冥神君,先前小鬼對不住神君,神君若有怒氣,盡管罰小鬼,小鬼絕不反抗。

        只——

        只鬼族無辜,小鬼懇請神君能大發慈悲,為鬼族謀求一線生機,只要神君肯應,便是要小鬼遭受五雷轟頂,小鬼也無怨無悔?!?

        「不?!挂喾腔琶ζ鹕?,但因為他身受重傷,起來的姿態十分踉蹌,合歡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臉色一白,她一邊扶著亦非,一邊輕聲急勸,「父親們都在,哪里輪得到你著急說話?快坐回去!」

        亦非拂開合歡的手,跌跌撞撞地沖到前面,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北冥神君,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若神君要懲罰誰,還請神君賞罰分明,只懲罰我一個?!?

        鬼主怒,氣得要打亦非:「神君跟前,哪里輪得到你來放肆?滾回去!」

        「不?!挂喾蔷髲姷匕菏?,「害神君差點被人殺的是我,一鬼做事一鬼當,不用父親替我出頭承擔?!?

        「你——」

        鬼主氣得說不出話,而心疼亦非的合歡沖了出來:「小妖精,你向來聰明,你不會不知道亦非是身不由己?!?

        魔尊伸手拽合歡,想要把她

        拽回身后,但合歡想也沒想,拂掉魔尊的手:「小妖精,你若不肯原諒亦非,我——我看不起你!」

        「……」這一回,連魔尊都氣得說不出話。

        桃夭失笑,想了想說:「未免被魔族公主看不起,本君還是該大度些,原諒亦非才是?!?

        合歡轉笑:「當真?」

        「你不是自詡很了解本君嗎?」

        合歡頭如搗蒜:「對對對,本公主最是了解小妖精了,小妖精是天上地下最最好的妖,不,神!」

        桃夭莞爾:「公主,亦非一身是傷,你不如扶他出去,找個地方先把傷養好?!?

        「誒?」合歡不敢動,眼神掠過不放話的魔尊和鬼主。

        「本君有話和魔尊,鬼主說?!?

        魔尊和鬼主這才雙雙點頭,一得到準許的合歡,扶著不愿意走的亦非,蹭地消失在逍遙游的正廳內。

        「魔尊好福氣,養了一個好女兒?!?

        魔尊哭笑不得:「北冥神君說笑了,小魔這一頭青絲,全是被她氣白的?!?

        桃夭笑笑,并未繼續胡侃:「兩位坐吧,我們說些正經話?!?

        魔尊和鬼主立刻正色。

        「關于將來,不知魔尊和鬼主是怎么打算的?」

        魔尊和鬼主默默對視一眼,隨即各自苦笑,魔尊幾乎是帶著哭腔地說道:「魔鬼兩族的艱難處境,旁人未必清楚,但神君一定明白?!?

        「嗯?!?

        「神君既明白,又怎么能問小魔未來怎么打算?天道之下,不管魔鬼兩族怎么打算,只怕都是徒勞?!?

        桃夭嗤笑,為魔尊這惺惺作態的姿勢,于是,她不耐地反唇相譏:「既魔鬼兩族沒有未來了,那兩位還留在昆侖做甚?不如早早回去,該吃吃,該睡睡,心平氣和地等著身死魂消?!?

        「……」魔尊不能答,他自知惹得桃夭不高興,便急忙偷覷鬼主,示意他趕緊說話,向來寡言的鬼主關鍵時候不敢掉鏈子,立刻對桃夭告罪,「請北冥神君息怒,是我等不會說話?!?

        「不是你們不會說話,是你們太會說話了?!固邑苍俅尾豢蜌獾貞涣嘶厝?,「魔尊,鬼主,本君素來喜歡直來直往?!?

        鬼主咬了咬牙,說:「神君說得是,有些事是該直接些?!?

        桃夭不言,只看鬼主。

        「這些天,昆侖的四位執掌忙于調停四族的關系,小鬼和魔尊在四位執掌的只言片語中,大概也猜出神君的幾分真意?!?

        「且慢?!固邑泊驍喙碇?,「你是說,本君那幾位聰明的師兄們,沒和你們把話說明白?」

        鬼主搖搖頭。

        「……」得,她千算萬算,倒是漏算了昆侖辦事不牢靠的毛病?!感邪?,他們沒說明白,本君來說?!?

        魔尊亦趕忙起身,做出一副恭敬聆聽的模樣。

        「兩位心里最是清楚,人,魔,鬼,妖四族,人雖被神拋棄了,但人間和昆侖還在,人最慘不過是重復過去一千年的生活。

        至于說妖,他們和神有不共戴天之仇,神往九天,妖族心里難受,但不妨礙他們生存,且越漸變強。

        唯獨魔鬼兩族,受限于天道,只能繼續蝸居在荒蕪的九幽,直到五百年后,悄無聲息地滅族,絕種?!?

        魔尊和鬼主的臉,白了。

        「本君的二師兄說,此間的困境,如果四族肯坐下來和談,且只要人間肯退步,那么必定能達成一個人人都滿意的結果。

        但,不管和談帶來什么樣的結果,與魔鬼兩族都無干?!?

        魔尊和鬼主不止臉白了,神色也頹敗地不行。

        「事實上,你們不必揣摩本君的心意,因為對

        于你們而言,能走的路,有且唯有一條?!拐f罷,桃夭停頓了。

        魔尊和鬼主看著桃夭,張嘴欲言。

        唯一的道路,他們知道,卻不敢訴諸于口。

        如果說,幽都的傲骨曾被神仙和人蠻橫地折斷,那么屬于魔鬼兩族的榮耀和驕傲,被天道不費吹飛之力的毀去了。

        他們哪里敢說和天抗衡?

        所以,他們才會寄希望于她,希望經由她的口,來出說魔鬼兩族的訴求,但,桃夭不會說。

        巨大的沉默,像是一條勒緊魔尊和鬼主咽喉的繩子,讓他們蒼白的面容,因為缺氧而陷入痛苦的紫色。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久得讓桃夭無聊地打了一個哈欠,她尋思自己是不是要再摸出一壇望月來消遣一二,鬼主說話了。

        「北冥神君,小鬼不想死,偌大的鬼族不想死?!?

        「所以?」

        「小鬼不是畏懼殺上九天,小鬼只是害怕這一場沖殺,最終會叫鬼族輸得一敗涂地,連最后茍延殘喘的五百年,也輸沒了。若是如此——」

        「嗯?」

        鬼主苦笑:「小鬼不怕死,但小鬼不能讓將身家性命皆托付給小鬼的所有鬼族,陪著小鬼一道,輸一個一敗涂地?!?

        鬼主的話,讓魔尊露出感同身受的哀傷來:「鬼主說的話,正是小魔想說的?!?

        桃夭稍稍勾唇,顯出一點笑意:「不會輸?!?

        她的自信,令魔尊和鬼主不由地詫異:「誒?」

        「若只有魔鬼兩族殺去九天,許是輸得極慘,但若人,魔,鬼,妖四族肯齊心協力,誓死和神仙不死不休,那么,我們不會輸?!?

        「可——」鬼主皺眉,他欲說些什么,卻因為過分激動的情緒,不能清晰地表述想法,于是,他只能焦急地求助魔尊。

        魔尊點點頭,抬眸說:「北冥神君,魔鬼兩族是因為生死大難,退無可退,所以殺去九天,絕無問題。

        而妖族因為和神仙二族有血海深仇,只要魔鬼兩族說要殺去九天,他們只要不是過分貪戀活著,還是有和魔鬼兩族共進退的可能。

        但人族……」

        桃夭了然一笑。

        的確,人間是此一戰最大的變數。

        哪怕殺去九天前,人間應了,待他們真得攻破天門,人間少不得被神仙的三言兩語弄得神魂顛倒,改了主意。

        如果是這樣,那么這一站的結局,和千年前的那一戰,幾乎沒有差別。

        「魔尊,鬼主,這會兒本君只和你們在說話,本君只問你們愿不愿意殺去九天,本君只管你們魔鬼兩族若肯殺去九天,心意是否足夠堅定?」

        魔尊和鬼主沒有猶豫,他們雙雙拱手:「回北冥神君,天道不仁,率先拋棄了魔鬼兩族,魔鬼兩族又何必要再敬天?我等向神君保證,若四族肯齊心協力,魔鬼兩族自愿為先鋒,和神仙二族殺一個痛快!」

        「好——」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怨種沙雕和她的大腿仙君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亚洲不卡无码A∨在线